首頁 / 專欄 / 詳細內容

台灣袋包品牌夢想之路

打造台灣自有的袋包品牌,聯野國際以satana品牌展開夢想。在ODM/OEM時期累積的深厚產業經驗基礎下,勇敢進行品牌重新定位並在設計上不斷尋求突破,如今的satana已經以輕旅行風格打動消費者的心,並即將跨出台灣。
 
在1980年代,台灣曾有「袋包王國」之稱,當時產業型態主要為歐美品牌業者OEM代工,這個產業為台灣創造了十幾億美元的出口額,養活高達十幾萬的從業人員。這波風潮中,彼時還是大學生的聯野國際副總經理鄭鈴珠(Phyllis),一邊念書,一邊開始她的工作生涯,成為一家小型袋包OEM廠的外貿秘書,在上課之餘忙著開拓客源。
 
時勢創造英雄,由於老闆落跑,平素深受外國客戶信任的鄭鈴珠成為外國業主指定採購代理人。而客戶在數年後自創品牌Kipling,亦委託鄭鈴珠全權負責商品開發採購及品質控管。隨著客戶品牌的成功,鄭鈴珠的業務愈來愈繁重,決意於1989年成立「聯野國際有限公司」。
 
OEM/ODM時期 建立良好夥伴關係
「我們和客戶共同創立Hedgren品牌,加上之前客戶的Kipling,這2個比利時品牌都成為知名的國際休閒袋包品牌,以此為基礎,聯野國際的事業版圖愈做愈大,之後又成為法國知名旅行箱包品牌Delsey的採購代理,並負責將其法國的開發及檢驗2個部門移轉至台灣。」鄭鈴珠說。
 
採購代理期間,與眾多箱包廠及原物料供應商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之後並以「手袋開發及設計」的專業獲歐洲、亞洲等國際知名品牌的青睞,從採購代理進一步躍升為OEM/ODM合作對象。聯野國際成為Hedgren、Kipling等比利時休閒手袋品牌的OEM夥伴;並於2002年陸續成為美國休閒鞋品牌Hush Puppies及韓國手錶品牌FOCE旗下手袋產品的授權ODM廠商。
 
傳承產業經驗 打造自有品牌
隨著時移世變,鄭鈴珠覺得代工並非台灣袋包產業發展的長久之計,「外國品牌與台灣本地業者在品牌建立初期,固然培育出革命情感;然而當品牌長大後,客戶卻常常開始採用價格導向策略選擇供應商,於是昔日的革命夥伴可能就因為比其他新供應商的供貨價格多出一分一毫,就被摒棄在品牌業者的供應鏈之外。」
 
這樣的情勢讓鄭鈴珠興起自創品牌想法,加上看到台灣愈來愈多年輕創意人的出現,背後卻沒有充足的製造資源支撐。於是,在2004年,聯野國際與從事鞋業行銷及通路的合夥人共同創立品牌satana。
 
「我想要傳承我的產業經驗,推動著台灣的袋包產業供應鏈一起前進;想為台灣的年輕創意人創造一個可以發揮的舞台。」鄭鈴珠說著她的品牌創立初衷,「打造一個優質的原創在地品牌,根植台灣,立足國際。」
 
 
探索品牌定位 定調親民時尚
夢想必須要有堅強的實力支撐,多年採購代理及OEM/ODM業務累積的產業界人脈,配合廠商皆是20、30年以上的合作夥伴,加上實務經驗養成對品質嚴格把關的堅持,以及對開發流程的熟稔等,這些都是聯野國際敢於挑戰自有品牌的勇氣。
 
「我們的原物料皆符合國際品質標準,且商品製造過程對品質的嚴格控管,已經到了連外部顧問都嘖嘖稱奇的地步。」聯野國際出品的每一個袋包都不容許有線頭露出,鄭鈴珠說,「我們特別挪出人力負責『燒線頭』的工作,這之於我們是很平常且理所當然的工作程序。」此種對於高品質的堅持,早已內化為聯野國際員工的理念,也顯現於聯野國際出品的每一個satana包包。
 
然而,自有品牌之路從來就不好走,而且很「燒錢」,在一次次台幣500萬元的增資下,合作夥伴決定退場,聯野國際在2007年獨力撐下品牌,並持續探索品牌定位及設計風格。品牌創立初期,satana鎖定以搞怪的Kuso風格奪得意見領袖的注意力,品牌色彩鮮明突出,的確達到品牌建立初期所需的吸睛效果,然而反應在實際銷售成績上,顯然是「叫好不叫座」。
 
聯野國際經理岳德超分析指出,「我們的高品質注定我們必須走中高價位的路線,然而喜歡Kuso風格的年輕人下不了手;有購買能力的人卻總是優先選擇國外名牌包,於是,經過持續探索,我們的品牌定位逐漸轉變為親民時尚,設在百貨公司的櫃點也開始有更多人氣,營業額持續增加讓我們從原本不受百貨重視,只能分配到通道邊上的位置,一路升級到條件越來越優的櫃點。」身為聯野國際第二代的岳德超曾在百貨公司長期蹲點,親自擔任銷售員的他,對於satana品牌在百貨公司的起伏有著第一手的敏銳觀察。
 
 
一條龍模式 快速回應需求
這樣的轉型打開更多的客層及消費族群,在2010年左右,開始一股MIT時尚的風潮,身為MIT包袋的先行者,高品質的satana得以被更多人看見,岳德超說,「至此,我們才覺得自己的品牌地位算是達到穩定的階段。」
 
satana品牌愈走愈穩,除了仰仗優質商品力,包括低調時尚、豐富顏色、貼心設計、高水準品質,以及MIT品牌時尚風潮的加持外,對於satana品牌長期愛護有加的忠實VIP顧客,更是支持satana一路走來的強大力量,「我們有些客人購買satana包包的金額累積下來已高達50、60萬之多;有外國顧客來到台灣旅遊,從南到北,凡是在百貨公司看到satana包包就一定下手買進;有人每年固定以satana包包送禮,凡此種種,都堆砌起聯野國際要將santna經營下去的決心。」鄭鈴珠說。
 
顧客對satana的忠誠,除了來自對商品的真心喜愛,聯野國際對於顧客的「寵愛」,也是長期擄獲顧客青睞的重要因素。如收到顧客委託維修的satana包袋,聯野國際總是整修至完美狀態才奉還;考量到從年輕追隨satana的顧客至今應已踏入人生新階段,satana日前首度推出「媽媽包」系列,滿足媽媽對於功能及時尚的雙重需求。
 
聯野國際之所能夠快速回應顧客的需求,與該公司採取設計、開發製造、自營通路一條龍的經營模式有極大關係,所有的功能單位都集中在聯野國際的總部─台中南屯的一棟7層樓建築物中。在快速溝通、快速回應的經營模式下,satana品牌約三至六個月就會產出4至5個新款系列,滿足多變的時尚需求。
 
 
調整虛實通路 擴大市場布局
就在品牌知名度已然打開;百貨通路也穩固的情況下,新挑戰迎面而來。隨著網購風潮崛起,消費者的休閒生活型態改變,逛百貨的人愈來愈少,「2014年,我們在百貨公司的營業額幾乎是直線式地往下掉,」岳德超回憶起那段日子,仍是餘悸猶存,「真的有被嚇到,不過,這也是促使我們加緊網路布局的重要契機。」
 
隨著更多資源及專業團隊的投入,聯野國際至今已成功將原本實體和網路銷售的占比做到7:3,止住營業額下探的失血狀況,今年第一季營業額較去年同期成長兩成。岳德超估計,上半年將能維持這樣的成長態勢,甚至有望延續到整年度。
 
「看準網路銷售已是不可逆的趨勢,我們明年目標是網路與實體銷售達到5:5,不過,無論如何一定會維持實體通路的存在,保留讓消費者能親身體驗的場域。」岳德超說,「今年聯野國際將跨出台灣,在香港成立實體店面,並會以跨境電商方式進入中國大陸及日本市場試水溫。」
 
一路走來,即使挑戰不斷,聯野國際始終初衷未改,仍將繼續投入力量,為有志從事袋包產業的年輕一代打造舞台,「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機會與台灣的創意人合作,為satana注入更多的活力,讓台灣自有的袋包品牌能夠躍上國際,讓全世界看見台灣!」這是鄭鈴珠和岳德超,兩代攜手的共同夢想。